【南北组】不返(二)

乐正绫去打工了,做的是看花店的工作,每天无所事事就是浇浇水插插枝。但是洛天依就不开心了。有肉吃固然是好事,但是这就会整日整日见不着阿绫了。

“太惨了。”洛天依这么对自己说:“假如晒干的吸血鬼是鸡肉味儿的,那想念阿绫就是鸡血味儿的。”

自从南北一家携手并进小康生活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之后,伙食也有了很大改善,她们现在喝的是比较贵的猪血,味道比鸡血甜一点。可是甜一点有什么用呢?洛天依可是天天数着蜘蛛结网过的日子,幽怨之情可比被人摸了呆毛的阿绫。

“太无聊啦。”洛天依托着腮,看着一脸平静的乐正绫,筷子戳了戳还冒着热烟的饭菜,突然之间就甩筷子,凑上前看着乐正绫:“我来帮你打打下手好不好?见不到阿绫,就像天天喝鸡血。”

乐正绫一怔,她看着容颜百年如一的洛天依,还没来得及感叹逝者如斯白驹过隙什么的,却突然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不应该这样轻,轻得护不住一个洛天依。那应该是怎么样呢,该怎么样呢?

乐正绫下意识顺了顺灰毛,露出了老母亲一般的笑容,说道:“不行,你还小。”

小家伙自然不乐意,气鼓鼓就用手指弹了几下乐正·老母亲·绫的呆毛,呆毛被弹下之后又坚强地弹回来,洛天依觉得自己像在玩一个不倒翁。

“阿绫,哼。”

于是一顿饭下来,洛·炸毛·天依不再说一句话。

哎,孩子大了,管不住了,还天天闹脾气。乐正绫突然想起一个被恶搞的广告词,叫什么“打一顿就好了”。噗……打一顿,怎么舍得嘛,但是这样纵容她也不对,应该要给点惩罚……对,给点微不足道的,小小的,可能会毁天灭地的,惩罚。

“天依。”

对面不动。

“天依。”

还是没有动。

“天依。”

半晌过后,看到闹脾气的那个人,偷偷看了过来,发现自己正盯着她看,又马上扭过头去。

……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好吗。

乐正绫走到小孩面前,小孩扭过脸去,乐正绫把头伸到洛天依面前,洛天依又扭到另一边,乐正绫再把头伸过去。想必是她眼中的笑意太浓,惹得洛天依恼羞成怒。

“烦死……”

话未完,剩个“了”字被乐正绫吃了下去。并非蜻蜓点水,轻擦而过就罢,两个触碰的唇,没理由在未被润湿之前就分开,乐正绫想着,自己想要的,一直都很多,很多,很多。甚至有时候,她也会嘲笑自己贪婪,明明能和相爱之人相守便已很足够,但她还想要她完整,想要她幸福,想要她眼角不再有泪痕。多困难啊。困难吗?困难…吗?

现在她已经忘掉了那些梦,那些忧暗的日子已经离去,未在她心上留下任何烙痕,不好吗?

不好吗?

说不清啊。

洛小孩整张脸已经红透了,看她神情,好像下一秒就会逃跑一样,噗……

乐正绫放开了洛天依,小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呆愣愣地看着乐正绫。

“下次再胡闹,看我不收拾你。”

撂下这句话,乐正绫脚底抹油,溜了。她可怂得要命,天知道洛天依会怎么对付自己呢。

十二年前的自己和她,似乎换了位置啊。噗……果然因果轮回,报应啊报应啊,洛天依,没想到有一天你也受成这个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乐正绫心情大好。

洛天依又羞又恼又不知所措。

乐正绫心情更好了。



从那以后,洛天依持家,乐正绫主外。

每天下班回家,都是等待惊喜……或者惊吓。

有次洛天依在煲鸡汤的时候,丢了块巧克力下去,问之,答曰:“就……煲汤的时候,突然想吃巧克力了,但是巧克力只剩下一块,还想和阿绫一起吃,所以……”

“不好……吃吗?”

小心翼翼地,像只刚钻出壳的天真而又脆弱的雏鸡。

“好吃,很好吃。”

乐正绫三两下喝下了那碗黑暗料理。

末了还不忘夸奖几句:“就是可惜,太少了,不然还想再多喝一碗。”

“那……明天做!”

“不必了!”

斩钉截铁,乐正绫立场鲜明,她觉得,自己不能向黑暗势力低头。

“我是说……是说,想吃你做别的呀,只吃一种感觉不够!对,就是这样。没别的意思,天依你可以把刀放下了。大蒜也别拿过来了。十字架挪远一点吧。好,好,明天你做的汤,我一定喝两碗。”

洛厨子大部分时间还是没有让乐正绫失望的。

当吸血鬼闻了一整天的花,和另一种吸血鬼蚊子打了一整天的架,与人类扯了一整天的废话之后,她穿过重重人海,越过层层高楼,数着脚下六十四个台阶,来到有另一只吸血鬼居住的地方,就着满桌热腾腾的饭菜,与她共进晚餐。

生活也有了一些小小的盼头,乐正绫看上了隔着花店几条街,另一家店的一条小裙子,可爱又婉约,给她穿一定很好看。虽然吸血鬼可以不用穿衣服,但那也没什么关系,吸血鬼不也可以不吃饭吗。

对了,还可以买蛋糕,等她过生日……不,不不不,只要乐意,什么时候吃都可以。

干嘛要拘泥于这些条条框框呢,这样岂不是和那些顽固的吸血鬼掌权者一样了么。

乐正绫把头抬起来,远远瞧见了另一侧的太阳。

她想到一句诗,她读过的:“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评论
热度 ( 10 )

© 四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