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失踪预警

嘛……就是觉得突然间消失掉挺不负责任的……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开始,至下一年7.8,大概是见不到我了x

虽然粉丝数是那么少,也许也不会有人在意……不过,万一呢!万一有谁偶然间发现:哇……这里有一个失踪人口诶!是不是弃号遁了……

嗯……由于对自己碎碎念能力的极度肯定,所以,请相信我啊我一定会回来的x(真真是漂亮的flag

就是复读一年而已……………(幽怨)

就是全封闭的学校+离家有这么——远+学校不让带手机+虽然肯定会偷偷带,只是因为没手机会很没安全感,不过基本关机状态了………想一想,好像是谁也找不到我了,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壮感x

总之,明年见。

总之,明年还有演唱会,明年一定去。

能够看我碎碎念到现在的人啊,爱你们!

梦魇

一年后。

我们手拉着手,站在教学楼最顶层。

没救了。

于是闭着眼睛,向下栽去。

在身体与大地接触之前,我突然回想起了母亲的白发,我,后悔了。

不想死。

向下坠落。

想抓住什么。幻想有绳索可以拉住我。

向下坠落。

啪。

Vocaliod三十题

觉得好玩。如果有谁有耐心看完的话,估计会发现这位答主性冷淡(。

这里是题目出处ww



喜欢听着入睡的歌:睡觉不听歌

做闹铃一秒惊醒的歌:罂粟花冠

三拍子:?

一个人哼的:梦语

感情最深的一张专:三月雨

最有毒性的歌:Deco的所有歌

听哭过的歌:一半一半,三月雨,春来发几枝,芝麻香,幽灵法则,无心……挺多的。

骑车or坐车喜欢听的:条子小姐姐的所有歌

歌名里有世界的:how to 世界征服,同归世界线

下雨时听的歌:礼物

非本家不听的:v家绝大部分

开始没感觉捡回来觉得特别棒的歌:礼物

有关季节的歌:节气物语

正能量的歌:单翼飞翔算不算正能量呢?

适合闭上眼听的歌:听歌都喜欢闭眼……

让人少女心泛滥的歌:心情播报台和柠檬糖(不要脸

作业用专:无心,三月雨

最喜欢报复社会的p主:想起了阿妍,有一首午夜相对论………

最傻白甜的p主:?

pv做得比歌好的:真空蜉蝣算吗?

黑暗风的:在庭园中

听了好久才知道歌名的:v家吗?v家没有

最想安利但安利不出去的:三次元不安利,二次元安利最多的是礼物,条子的。安利得多,安利成功最少。

循环播放次数最多的:三月雨,我估计有1k次。

印象最深的周刊第一:三月雨,绫版

入的第一张实体专:节气物语

很重要的人推给的歌:End of rain

最想用笔写下的一首歌的歌词:礼物,抄了两遍(趴

最喜欢的V家纯音乐:单纯的啊啊啊demo吗?bokiy的柠檬糖(逃

像素渣见谅qaaaaaq

昨天收到了缪总寄过来的挂件了!!瞬间:啊啊啊啊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下楼跑圈啊啊啊啊!!

最主要是,卡片真真是太太太感动了!!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呜呜呜……

挂件真的超大是巴掌大所以拍了丑丑的爪子x贴纸超可爱!记得淘宝上有卖来着……试着放一个链接: 可爱的贴纸戳这里戳这里!!

顺便………恬不知耻地艾特一下 @海藻供应商 太太我爱您啊啊啊啊!!(捂脸逃)

这篇算是repo……?

【填词练习】And I'm home

原词曲:wowaka

中文填词:南郭先生

于这荒茫的世界里独自漂泊的心

曾途经多少泥泞

才敢将告别之语反复排练至天明

回神却惊觉未曾前行

逆流而上 道路不平

漫漫无尽的长夜我与我相吊形影

有时也想 可以有依靠 伴我

从黑夜走到白昼也不停

风雨不息 我们携手并进

美丽的梦儿从此被唤醒

想到达的远方 如此靠近

倾听希望的声音

从相遇那天起 许下永恒的约定

那些话语我仍铭记至今

不管 未来 如何 不幸

我仍 于此 伫立


仿若逞强的话在极力呐喊之后却

困于绝望的梦境

如果向过去示弱向现实屈服的话

就离崩溃不远了啊

垂死挣扎 垂死挣扎

两个人面朝不同方向奋力逃离悬崖

尚有希望 就别害怕

对吧 毕竟我们还能一起笑啊

单纯的天真无邪的脸颊

却由那些错乱思绪混杂

相遇温柔风景 在迷途中

未来渐渐崩塌

千百次地 唤你到声音嘶哑

悲伤而固执地等待回答

无法放手之物 扎进心脏

成为透明的伤疤

「我就在这里呐」

「我就在这里呐」

紧紧地拥抱你再告诉你

「就算是经历千年变换

我亦于此不动不转」

尘·城

冬天来了。街上虽有许多人,却静得可怕。从天空剥落了些许微尘,在阴沉沉的云层下,显得十分不显眼。每个人都撑着伞,行色匆匆且面无表情。

戴着红色帽子的小女孩在马路边拍皮球,她如此一心一意,以至于皮球都没被拍飞过。人们与她擦肩,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小女孩拍到累了,被屋子里的妈妈一唤,立刻就跑回了家。

天渐渐黑了下来,街上人影越来越稀薄。当钟声响了第六声后,街上肃然一片。微尘依旧不紧不慢却十分执着地飘落下来。当第二天同样时刻的第六声钟声响起时,街道上已覆有薄薄的一层灰尘。

街上行走的人一如既往,如此匆忙,如此安静。天色晚得越来越厉害,上一日彻底黑下来的时候还是六时一刻,今天却只需等到五时三刻。飘落的微尘越来越多,不多久,人们的伞上就覆了一层薄尘。

街道彻底安静的时间越来越早,随着微风忽起,渐而扩大,原本还有零星几个人的街,终于彻底见不到人影。风吹着尘在城市上空恣意盘旋,躲在屋子里的人仿佛都睡着了。

阴沉的乌云越积越厚,灰色的尘埃也糊上窗户,电线被吹断,路灯也被飞起的石子砸坏……

这城市,终于失去了光。

没有人。没有鸟。没有野鸭。没有树。没有草。

没有活物。

地上冰冷的是石头,僵硬的是土块。可它们不见了,只是看不见了,或者只是不被看见了。暂时地。

下雪了,天上下雪了。纷纷扬扬,永不停歇。没有风,雪看起来却像在飘。

若君死去,永不分离……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歌声。

若隐若现,也像这雪,永不停歇……若君死去……永不分离……

永不分离……若君死去……死去……分离……永不……不分离……

起风了。满天大雪从天而降。天地被一团又一团的雪花铺满。哪儿是天,哪儿是地,早已分不清了。

歌声却不止,它摇摇欲坠地,随着风一直飘啊飘。

若君死去……永不……分离……分离……若君……

一些琐碎日常和碎碎念……顺便求扩列呀233有没有哪个小天使愿意和我扩列呢

自从我在某天晚上聊天说了句:「我已经几百年不曾感冒了」之后,第二天flag就生效了。

哇,头痛嗓子痛腰酸背痛整个人都不好了。然后昏昏沉沉睡了一日。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多了,顺手还接了坑。

曲子是电音类型,调教师说词要霸气一些,问了曲师题材,说青春校园好一点。(真是令人头大.jpg)

持续懵逼两天,头脑空白两天,终于在拿到曲子的第三天!填坑完毕!(叉腰大笑)

总体来说还算满意,瞅了一眼字数155……(pia!这么点字你居然也用了三天!)

嗯,自己比较喜欢那句「本无酒 解轻狂」……这不是古风词相信我!这词很现代相信我!

还有件开心的事,有个孩子被翻调了,估计这两天投稿!哇,第一次被人翻调的感觉……就像被人肯定了一样呢!(为什么听上去那么心酸呢)

当个小透明也没啥不好嘛,只是有的时候……挺心疼播放量的orz想想他并不是我个人的私有物,而是大家一起齐心协力生的孩子……有时挺希望,那孩子可以被更多的人看到听到知道,记不记得我倒无所谓……

估计过些天就要一边挖坑一边填坑了,是龙牙性转亚种的出道曲!人设前几天搞定了,绘师也肝完了立绘,嗷!现在就等曲师有空肝个曲儿。关于pv目前暂时还没敲定……我,我穷orz自己上吧,能力还是太有限了。哎,只能到时候再说吧。

话说,pv师简直稀缺啊,列表都翻不到几个!唔……如果有哪个会pv的小天使,咱们来聊聊呀,扩个列呀什么的(没有,滚)

刚刚咳嗽,咳几下就干呕,咳几下就干呕,没想到最后还真吐了……唉,惨痛经历,年轻人啊,没事儿还是别熬夜了QAQ

(这有因果关系?)

(貌似……没有吧。)

新生的孩子比预期的好太多,以至于昨天听到半成品的时候直呼,喜当爹!!朕喜当爹!!

今天拿到了成品,更加惊喜意外,曲师的效率真是太高了!现在正循环着他呢。其实填词并不难,那155字也就用了一个小时,难的,是思路啊QAQ

论从「清晨 撞入怀中 薄薄阳光」到「少年 你的肩上 扛着远方」到底经历了什么……

全力以赴,我很喜欢这个词。至少在构思上,我认为还算对得起人。从今往后,多多努力吧!

咳……求扩列呀扩列呀233

南北组//雊鹆

注/

本文不太适合未看过原作的人阅读。因为人称比较乱。

一、三、五为天依视角,二、四、六为阿绫视角。

从头至尾全是刀子,慎入。

关于情节的问题放在文末,以免剧透。

望食用愉快w

原作:雊鹆







一/

窗外燕雀啁啾,春意盎然,几许桃花随着被竭力抑制的抽泣声翩翩而落。窗下,她蜷缩在一个小小角落里,肩膀不停颤抖。

她想,我做错了什么呢。

她想不明白。脑海黏糊糊地回旋着几个词「丢人现眼」「倒霉」「作孽」。她很不理解,怎么喜欢同性别的人,就成了见不得人的事了呢?

错了?

没错吗?

想不明白呀。

她听得见,窗外那些个风言风语。她怕过外面那些人,怕过外面那些声音吗?她是谁呀,堂堂洛府千金,从来只要被别人仰慕的份,可没有被人指手画脚的份。

那她怎么就哭了呢?

想到这,她抬起脸,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乱成一团,有只脚的鞋子不知跑哪儿去了。

哭什么呀?

她一边擦擦泪眼,一边对镜梳理妆容,整理衣裳。

我怎么能哭呢。

收拾完毕,她来到高堂,准备向爹娘表明决心。


二/

她独坐一隅,水米未进好几天了。

她不敢出门,甚至不敢踏出闺房一步。她知道的,知道那些人包括爹娘会怎么对付自己。

呵,自己的一片真心情意,居然被别人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

好笑吗?

笑够了吗?

以绝食作抗议,能够持续多久呢……她,她怎么想?

想到这,她忽然慌乱得不知所措,她看着空荡荡的床,视线突然模糊。

想起来了啊……

鼻头发酸,她勉强地扯开一个笑容。回忆什么的,能不能乖一点啊,这时候跑出来干什么呢?

仿佛很远,又仿佛很近,她们曾经在这里,许下天真的诺言。

「一生一世可好」

「好」

她现在在干什么呢?

她仰着脸,使劲儿地咬着牙,努力不让眼泪往下掉。

失败了。

她垂下脸,泪珠儿不停地砸在地上。


三/

「爹、娘,我想与她成婚。」

她跪着,声音有丝丝颤抖。

她不敢看爹娘的脸。想也知道,娘肯定在抹眼泪,为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紧锁眉头;爹也必定是一脸铁青,恨不得把自己逐出家门吧。

哎。

头顶很快就传来同样是伴随着颤抖的声音,她听见爹一字一顿地说:「阴阳相济,天经地义。」

仿佛是为了压制怒气,他停了一会儿,接着痛心疾首地说:「两女成婚,成何体统?!」

说罢,他起身,将欲离开。

巨大的不甘和恐慌把她吞没,她急急地站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到爹面前争辩道:「不是的爹……」

话音未落,她的脸上传来清脆响声。

那个从小到大对自己百般宠溺百般依顺的男人,居然,因为这件事,打了自己。

他打了自己。

他,打了自己。

他打了,自己。

他打了自己。

打了自己。

他,居然,他居然,打了自己。

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刚刚,他打了自己?

是么?

是呀。

不对吧?

不对吗?

真的做错了?

做错了?

哪儿错了?

哪儿都错了。

是呀。

她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笑了。


四/

「我去见了洛小姐。她要你嫁给我。」

京城达官贵人的儿子,言公子来到伏在床沿的她面前,彬彬有礼地说道。

他看见,她听了这句话后,手忽然抖了一下。她慢慢地撑起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她睁着眼,仿佛要从他的眼中挖出些许虚假成分。

她像看着怪物一般看着他,眉头微皱。

见她好像不信,他补充道:「是真的。」

闻此,她不再看他,头极慢地低下。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他听见,她细如蚊鸣地应了一声:「嗯。」

他走后,她愣愣地,竟掉不下一颗泪。

几天后。

迎亲队伍如期而至。

她坐在花轿上,面无表情。

天色有些暗,细雨绵绵地下。她掀开窗帷,满目尽是回忆。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不知道。

她茫然地跟他拜过天地,拜过高堂,互相对拜过后,在洞房里等他。

这时,她才发觉了异常。为什么,自己要嫁给这个人?洞房花烛夜,她想要的,是和她一起度过啊;漫漫一生,她想要的,也是和她一起变老啊。

他走近了她。

她伸出手,把盖头揪下来。

她跑了。

她要去找她。

她要去见她。

再也不要,再也不要忍受这些了。

白马跑得飞快,但她总嫌慢。

快一点,再快一点呀。


五/

迎亲队伍去的时候,她倚在窗边,觉得那边好生热闹。

她等会儿就会坐上那顶花轿吧。

她戴上凤冠霞帔的样子,一定很漂亮吧。

阿绫,你会幸福的,对吧?

白绫垂在半空,她踩上凳子,白绫绕过颈项,凳子倒在地上。

阿绫,要幸福呀。


六/

她闯进她的家,她推开她闺房的门。

她已经没了气息。

她把她放下来,抱着尸体在烟雨街头,泪流满面地走。

她说,我来接你回家。

脚步所行往的方向,是她的家。

……

从此过去好多年,城郊外有个守墓的老婆婆,她对谁都笑呵呵的。只是,在被问及陵墓里被葬的人时,她的神情会变得格外宁静。

她说:「妻」。






——————————————————————————————————



1.言和欺骗了阿绫,天依得知阿绫出嫁后,选择自尽。orz这点没有好好描写出来,我有罪。看看啥时候有时间再改改。


2.原作中,天依是跳楼身亡。emmmmm……我觉得古代这种死法太少见了,就改成自缢。


3.总之……挺多细节都不一样,比如,在花轿上的阿绫,原作中是桑心啊回忆往事啥的,在我这里是迷茫,嗯,我觉得迷茫比较说得通,反应也还在正常反应之内。


4.大概前年,第一次看雊鹆的时候,戳到我的是阿绫变白的头发。最近再看,戳到我的却是墓碑上的字。人到死了,身份才被确立,太可惜了。结尾这样写也是想表达这样的意思。


5.百合无限好,南北一生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