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非

大型垃圾场。

洛天依若是喜欢一个人,她必定是十分苦痛的。她想,她该把她那小心翼翼的自尊心、可笑又肮脏的自卑感、还有所有五彩斑斓像糖果一样的自言自语揉捏成一团菱角分明的废料,再将这废料塞进她那小小的、柔弱的心脏。听——它在跳,犹如烈火一般地舞蹈着。她是被割去尾巴的小美人鱼,是踩在刀刃上行走的痴妄者。舞台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台下观众已落座,她已无处可逃,即使如同想象中轻盈地飘飘而过,那也是极不自然的,就像照片中刻意的微笑一样。你不配的。你本该不配的。暗处的野兽撕咬着她。于是她拔腿就跑,她提起过长的裙摆逃下阶梯。但她比灰姑娘还要悲哀,玻璃鞋好好地穿在脚上,却踩到了拖在地上的绸带,天地旋转了起来。她趴在地上,却没有...

糟了我想填不返的坑但是我忘了设定(…)

翻以前的文又好懒的感觉

所以还是不填了吧(不你

洛天依像只可怜的流浪犬。她失魂落魄地行走在夜色渐浓的归家小巷中,却又忍不住在口袋里掏出一个几乎空了的烟盒,她抽出最后一根烟,把它夹在嘴里,伸出一只手来挡住风,伸出另一只手来哆哆嗦嗦地点火。做这件事的时候,她整个人颤抖得不成样子,仿佛随时都会倒地而死。烟顺着管道七拐八拐钻进身体里,又七绕八绕地爬出去。洛天依觉得那是一双蝴蝶,不停地在身体各处乱飞,它们扇动翅膀卷起沙尘暴,于是她的嘴里吐出了烟雾。喉咙是干的,有蚂蚁在那里开了一场舞会,整个咽喉都因此皲裂了、破碎了。她眯着眼睛,似乎有点陶醉——是的,是的,她正十分痛苦,却又因为痛苦而感到稍微的解脱。她盯着自己骨节分明的中指、瘦弱不堪的食指,她以为,她的...

【南北组】细碎念想(一篇完)

又名《矫情至死洛天依》

————————————————————————————————

洛天依每时每刻都在幻想自己死去。待在家里的时候,天花板忽然坠落,大地忽然摇晃,龙卷风把她带到了天上再狠狠拍下地面;睡觉的时候,蒙着脸的小偷朝她的肚子狠狠扎了一下,房间角落突然冒起浓烟,枕边的手机突然爆炸;走在路上,一辆车猝不及防冲过来,头顶的广告牌不宣而至砸到头顶,靠边的高楼朝她的方向倒塌;坐车的时候,车撞上了护栏,车冲进了河里,车里隐藏着歹徒……

有时候,她看着厨房里忙碌着准备午餐的乐正绫,也会想到煤气炉爆炸,高压锅不受控制冲向那个她最喜欢的人。

活着真是不容易。洛天依看着正在盛饭的乐正绫,发着...

【南北组】不返(二)

乐正绫去打工了,做的是看花店的工作,每天无所事事就是浇浇水插插枝。但是洛天依就不开心了。有肉吃固然是好事,但是这就会整日整日见不着阿绫了。

“太惨了。”洛天依这么对自己说:“假如晒干的吸血鬼是鸡肉味儿的,那想念阿绫就是鸡血味儿的。”

自从南北一家携手并进小康生活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之后,伙食也有了很大改善,她们现在喝的是比较贵的猪血,味道比鸡血甜一点。可是甜一点有什么用呢?洛天依可是天天数着蜘蛛结网过的日子,幽怨之情可比被人摸了呆毛的阿绫。

“太无聊啦。”洛天依托着腮,看着一脸平静的乐正绫,筷子戳了戳还冒着热烟的饭菜,突然之间就甩筷子,凑上前看着乐正绫:“我来帮你打打下手好不好?见不到阿...

【南北组】不返(一)

*含微量龙墨

洛天依和乐正绫是两只吸血鬼,长得就像聊斋里专门吸男人血的女妖怪那样,往人群里一扎,就是两朵明艳艳的食人花,谁见了谁死的那种。不可接触阳光的诅咒,使她们的皮肤异样地白,再加上瘦弱的身形,只会让人更觉得两个女孩子孱弱而美丽,似书中所言的病态美。

不过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了。乐正绫曾经十分严肃地告诉过洛天依,古吸血鬼天真地吸食人血,结果被丢了一脸大蒜,那可怜的吸血鬼整整吐了三天三夜,差点把这辈子吸过的人血都吐尽了,才勉强好了。这还不算,更惨的还有被钉在十字架上,被晒成吸血鬼干的。

“太惨了。”乐正绫摇摇头,特别悲悯地说:“你知道人类怎么评价吸血鬼干的吗?鸡肉味,嘎嘣脆!”

“太惨...

试一下lof的滤镜……

【填词】say a good bye

原词曲:krz
重填词:四非

漂浮在那深海里面 被泡泡簇拥在中间
岸上人们轻轻呼唤 海底的鱼儿听不见
悲伤的大脑睡着了 快乐的人格睁开眼
自由自在转几个圈 逃避的生活很新鲜
鲜花梦想面面俱全 歌声欢笑俯拾之间
噗噜噗噜四处冒险 阳光与雨水盛着甜
小心翼翼搭起城堡 梦想国度踏歌而建
虔诚许下小小心愿 愿世界都顺遂平安

曾拾起 心灵的碎片 拼成了百鸟争鸣的画卷
听见了 心脏的轰鸣 像无数回忆涌动成火焰
不再回头 朝前奔 于向阳之地寻觅一隅安然
十分庆幸 挣脱出枷锁 与另一个自己欣然遇见

say a~say a~say a good bye

“活在当下也很麻烦 不如继续自我欺骗”
面对镜子失了勇敢 背向朝阳躲进谎言...

【中文填词】病名为爱

作/编曲:Neru&z'5

原日文词:Neru

中文填词:南郭先生

依赖他物才残喘至今的时光

连那药物都想涌上喉头反抗

嵌入骨头的是藏着毒的蜜糖

待外壳融化之后悔悟也无望

病体殃殃的人想要真相

那时那日是哪人将心房烫伤

治愈遥遥无期 犯人尚在他方

剩某人在回忆挣扎溺亡

听见了寒风猎猎吹进空荡荡的胸膛

是伤痛昼夜啼哭在斑斓想象

离别之时吻在你脊背上的一段泪行

此刻仍然在这人间四处流浪

病名为爱 da a a a X4

希冀被这段死去的恋情释放

好让生命线再做无谓的延长

无数回忆在大脑无数次碰撞

余一个自己黑夜里独自疯狂

孑然奔赴两个人的战场

将红...

可以说是非常高兴了!!

星宿计时和异样的风暴中心都是循环了很久来着!!

1 / 2

© 四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