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咦——

南北组//和你约定的地方(一)

阿绫是一名厨子,但却不是一名普通的厨子,她可是皇宫的御厨,而且在十三岁的时候就被选拔进去了!这事儿就发生在几天前,乐呵得她成天成天睡不着觉,奈何身旁没有熟识的人,不然,她必定会向人吹嘘上三天三夜。

小小的女孩子第一次来到皇宫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地方,自然是满心欢喜的,她左转悠,右转悠,最后也只是被领班的厨子用锅铲敲了一下头,拎着拖回厨房。她心里苦啊,不就是想找个年龄相仿的人炫耀一番吗,至于被这么残忍地对待吗,至于吗至于吗。

对此忿忿不平了好几天后,总算被阿绫逮着一只同龄人了。当时,阿绫正专注地盯着蒸笼下的水开没开,目光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抹模糊的蓝色影子。她心下生疑,却继续不动声色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很快,在方才影子出现的地方,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在桌子上左摸摸,又摸摸,摸到一只鹌鹑蛋,迅速握住又赶紧缩回去。

阿绫终于按捺不住,悄悄地靠近了那只手出现的位置。在那里,她发现有个穿着蓝裙子的少女,她正十分入神地剥着壳,完全都没注意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喂——」阿绫喊道。

少女的手明显一抖,接着,她用十分不满的眼神看着来者,那目光似是望向与其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仇人。

「你、你这是在……干嘛?」明显被那眼神吓住后,阿绫说话的语气也渐渐弱了下来。

「没见过人吃饭啊?」明明是冷冰冰的语气,从这个少女的嘴里说出却像是在撒娇。

「抱歉……打、打扰了……」阿绫转身欲走,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又马上转回来,那少女正十分不雅地把剥完壳的鹌鹑蛋扔进嘴里。

「我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少女十分不解地看着阿绫,迅速把嘴里的食物嚼完咽进肚子后,才开始说话:「嗯?厨房呀,你不是这儿的厨子吗,怎么连这儿是哪都不知道?」

……完全天真完全疑惑的语气,根本就是完全没搞清楚问题是什么嘛!还有「厨房呀」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厨房还是你家开的不成?

阿绫开始头痛起来,她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超级笨蛋。她决定要对少女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拯救她几乎无可救药的脑袋。

「这儿当然是厨房,还是皇宫的厨房。你知道在这种地方偷吃会是什么下场吗?唔……你会死的!」阿绫十分严肃地对眼前满脸困惑的少女说。

少女仿佛完全不在意似的,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阿绫看:「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以前没见过你。」

阿绫被盯得全身发毛:「我、我叫乐正绫。刚来不久。」

「我叫洛天依。」说完,天依又歪着脑袋想了想,笑着说:「那我以后就来厨房找你玩了。」

阿绫刚想开口说好,却觉得哪里不太对,到底哪里不对,一时竟想不起来。于是她放弃了思考,也笑着说:「好呀,欢迎。」

话音刚落,阿绫终于明白违和感在哪里了!

这是哪儿?这儿是御厨房,是小孩子玩耍该来的地方吗?还有自己说的「欢迎」又是什么意思啊?搞得好像这里是自家的地盘似的。

阿绫觉得,天依不简单,十分不简单。她拥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能力,可以把人也同化成超级大笨蛋。

大概这就是大人说的「红颜祸水」吧。

阿绫正想再好好说教一番天依时,后者听到阿绫的回答后却早已开心得跑出去了,连影都找不到。而阿绫转过身,却看见领班的厨子正举着锅铲打算过来找自己算账。她心下一惊,一溜烟儿地又跑回了厨房。

三月雨同人//另一种前生今世

台上,一碧眼灰发的戏子唱得肝肠寸断:“念往昔,我急弦慢转你抚琴低吟;到如今,重唱此曲却已无你…”泪眼朦胧间,她隐约见得一抹红色身影,似曾相识。

一曲歌罢,台下喝彩不断,她放眼四下暗自探寻,却未寻得方才所见之人。

大概…是看走眼了吧?她想。

她是京城最出名的角儿,凭一曲《三月雨》名艳全城。说来也怪,这出戏她每每唱至高潮部分,总隐隐觉得心中有无限苦楚,就如同切身体会过戏中离分一般,故每唱至此,不无落泪。

她对镜慢慢梳理妆容,但内心却惶惑不安起来,她总觉得她快要失去重要的东西了,可是自己分明一无所有。思及此,心生百种思绪,愈发焦灼了起来,一些支离破碎的琐事渐渐浮上心头,占据了她整个恍惚的头脑。

那是个梦,她隐约记得,这些天她总做着同一个梦,梦中她与一女子一同纵歌吟唱,抚琴弄舞。后来,那女子临危受命,上阵杀敌,此后竟再无一点消息知会于她。想来自古沙场刀枪无眼,那女子或许…

想得入神,她也未觉察早春微微渗人的凉意,只是似有万千惆怅郁结心头,反倒觉得这春天不免过于燥热了。

另一个姑娘见她直对着镜子发愣,便开始取笑她:“哟,思春啦?”

种种思绪一瞬湮灭,等回过神来,她只笑着摇摇头,准备着下一出戏…

台下人影稀疏处,有一人暗自垂泪,那容颜竟与她所梦之人无异。

你我已错过一生,前世我曾发誓,下辈子定要还你一世长安,只是…那红衣女子苦笑着喃喃自语,今生我仍无法长伴你身,奔赴沙场本非我所愿,只是守护这片山河义不容辞,但我恐怕此去又是有去无回,故不相见,也好过让你白白地受这相思之苦。

别了,但愿今生有缘,后会有期。



是夜,塞外风寒。军账里,烛光幽幽地照着那红衣女子安静的面容,她望着晃动的烛火,款款的眼眸中倒映的却是千里之外那人的身影。

这些年,多少异景寂寥之苦,多少九死一生之险,都不及思念来得汹涌。在鬼门关闯荡的那几回,我闭着眼睛想到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你。夜里睡不着,睁着眼睛听着风声满心眼里都是你,只有你。我曾以为此生再无相见,我曾为轻易许下却不轻易兑现的承诺感到无限愧疚却无半分悔意。但是现在,战争快结束了,这次我绝不食言。明日便是最后一战,若得凯旋,我便去接你,我们一起走,不再理会世事…前世欠你的,今生我当加倍偿还…

她入神地望着烛火,嘴角微微泛起了笑。

明日过后,我便回家。

第二天,敌军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她率兵出战,和敌方拼得天昏地暗。一骑先勇的她,或侧身闪过迎面而来的一击,或挑起对方兵器使之落地,或反手刺中敌方要害。她来去如风,似于千军万马中遁入无人之境。漫天黄沙里,见只见刀光剑影,狼烟四起;闻只闻刀戟锵锵,战马嘶鸣。这场大漠之战,酣畅而惨烈。
似乎过了很久,战争结束了。

悲鸣的风见证了一切,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她高昂着头像一个不可一世的王者,在一片凄厉妖孽的火光中,她美得像一只破碎的蝴蝶。

腥甜而温热的血从她嘴角流出,她身上有各种大大小小的伤,但她不觉得身上有多痛。

哀莫大于心死,什么都无所谓了。但她仍有一丝不甘,凭什么…凭什么不让她回去?一世如此,双世为何还如此?

不甘心,不甘心呀!

她想笑,笑这世道无常!笑这苍天无情!可是刚出口的几声狂笑还未被覆于风沙之时,便已如惊弓之鸟般戛然而止。那一发冷箭射在了背后,可穿心之痛却也不过如此了。

她无力地闭上了眼。

脑海里孤单地回荡着上一世离别时她说的话:“我等你回家。”



此时此刻,京城依旧是烟水朦胧笙歌不休的模样,那戏子仍在倾诉戏中离分。

适逢她又唱起《三月雨》,歌喉意外地干涩。然而当其唱至“念往昔,我急弦慢转你抚琴低吟”时,铺天盖地的难过忽席卷而来。头痛,头痛,头痛欲裂,过往片段一一浮现,梦境的碎片逐渐清晰,拼凑出前世的故事。

她想起了,想起了梦中女子边吟唱边拨弄琴弦,想起了她在楼阁阑干处极认真地刻下《生查子》,还想起了她身着戎装意气风发却留万般柔肠在眼中,她启齿,似道“再见”…

恍惚间,她看见她中箭的一瞬间,看见她不甘心的眼,看见她眼中熄灭的光和垂落的双手。

她曾望断高楼,守了一年又一年雁群归,却不见故人回。如今,故人近在眼前,生命如同风中之烛,她却只能,她却只能袖手旁观。她哽咽着想抱住她,而眼前的一切皆化作烟散,所见的只余满堂听客。

她压抑着巨大的难过,她低声唤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又一遍…忽然,她凄然而笑,开口便唱:“…到如今,重唱此曲却已无你。”她的眼满是悲哀,她的动作摇摇欲坠,她的歌喉带着些许哭腔,因此这出戏便多添了几分凄丽婉转。

歌罢,满座无人不喝彩叫好。



次日。

“你听说没有啊,咱们京城最红的那个优伶,昨儿个投河自尽啦。”茶馆内,一个茶客慢悠悠地说道。

“昨天就知道啦,哎哟哟,挺貌美如花的一个姑娘,白可惜了她那副好嗓子,只怕以后就再没有耳福咯。”另一人道。

“说起嗓子,我听昨天听戏的人说啊,那场戏不知怎么的,她似有一瞬分神,接着,便平白无故似要哭起来,跟中了邪似的,你说是不是?”

“唉,到底是红颜薄命啊。”



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似渺远的歌声,歌声中的远方,她与她十指紧扣,再不分离。





————————————————————————————


去年的旧文了,怪怪的文风…………本来想翻出来改一改,看完发现,我现在的文风改不了了,就这样吧。三月雨在我心中的分量极重,所以还是忍不住立个flag,一定会再写三月雨同人的,直到写到满意为止,我保证。

我果然很喜欢女孩子!

在此立个flag,我我我将奉上一篇好好写的南北文!我我我将奉上一篇好好写的华夏组文!我我我将奉上一篇摩珂x悦成的文!(这是男孩子吧!)死线:明年(喂)
qaaaaaaq自个儿作死,折磨了几次文风之后,落得了邯郸学步的结局。想写文结果总是画风突变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不摸鱼了,再摸鱼剁手剁手!呜呜呜……语遥酱我也好爱你啊呜呜呜……为什么B站良作那么少啊qaaaaq
肝文,今晚开始肝文qaaaq看是我删得快,还是肝得快。
(好像还有存货来着……不想改……)(尔康手)

洛天依演唱会二十五题

1.观众席第一排,面对屏幕靠右边有位全身言和的阿宅,听到音乐响起的时候激动得站起来,带动后面的一起打call。给他比心。

2.第一首歌是66ccff,当全场齐声响起66ccff的时候,感动哭QAQ是真的感动哭。

3.心的连接那首歌,全场齐呼bilibili,有点小感动,又忽然想起这里是与B站不合已久的A站……唔(摊手耸肩)

4.山攻攻的声音处理得更像天依的声音了,有点小意外。

5.言和唱了一首梦之雨,虽然不是言和厨,但还是觉得,她好棒!

6.普通DISCO依旧是各种红橙黄绿青蓝紫钻,哎,搞不懂。

7.注意到后面打鼓的一位小哥,衣服上的图案似乎是龙牙…?只看得出是白色短袖上面印着的一个黑白长发的人物。等录播出了,一定要确认一下233

8.阿绫登场,唱了梦语。这首歌敲好听,敲喜欢,应该是动点p的调教,有哭腔的感觉。然而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阿绫的声音时而闷,时而不闷,有点小郁闷。

9.现场有一位一手五只应援棒的壕,一只应援棒价格为180软妹币………果然是壕无人性!

10.夜舞重新编舞了,夜舞重新编舞了,夜舞重新编舞了!在bml和发布会上那宛如智障的动作终于见不到了!以及,重编舞好帅,好帅,好帅!天依分分钟帅弯我!

11.众盼已久的墨姐发声了!声音攻破天际,雨狸的歌词也写得极其帅气!墨姐prprprpr!

12.摩珂小弟弟在墨姐之后也登场了!我跟泥萌嗦,我超爱他的声音的!有一种小女生想装成男孩子的声音却又失败的感觉,他的声音,脆脆的!香香的!甜甜的!呜呜呜……什么时候才发售啊,好想快点听到他更多的声音!

13.然而,摩珂的舞蹈动作鬼畜得不行,崩坏次数也……不想说啥了,各位做图的,请不要手下留情(爱之深黑之切)(不)

14.该来的总会来。官方要拉赞助吧,就要给广告吧,这我都理解。只是……泥萌植入广告的方式要不要那么暴力啊!我选择关闭直播和小伙伴们吐槽。虽然我能理解。但这不表示我能接受啊!植入广告可不可以温柔一点!这么粗暴我……(╯‵□′)╯︵┻━┻

15.顺便心疼为了广告克制尴尬强行录音的山攻攻_(:з)∠)_

16.极乐净土的前奏响起,日本的两位小姐姐登场。我心下一惊,以为接下来的舞台时间就只交给那两位小姐姐了。看到天依出现了,松一口气,同时内心os:官方你打算用哪个版本的中文填词啊?没想到!天依是用日语唱的,而且是极其标准的日语!天依声音超好听!不愧是我老婆(划)呜呜呜………这首歌最出乎意料,同时,也最期待,官方你会放出这首歌吗收费吗,我要买买买啊!

17.千年食谱颂的编舞敲可爱!那一天,阿绫终于回想起了,钱包被支配的恐惧(手动滑稽)旗袍也短得恰到好处!只是,为什么,要穿安全裤!万恶的安全裤哼。

18.当舞台闪烁红光的时候,我以为是阿绫要登场了,没想到却是龙牙,又一次的小惊喜。in your breath这首温柔又坚定的歌让龙牙都把麦克风日倒在地了(咳)

19.言和的刀剑春秋,特效酷炫!嗯决定了,特效最佳就是你了w

20.九九八十一紧随刀剑之后,上身红色小马甲下身豹纹小短裤的阿绫挥着金箍棒出现。麻麻,她好帅!

21.条子的霜雪千年响起的时候,全场,哇……又一次惊呼。穿上古装的南北组好可爱!歌毕,有人声嘶力竭地喊:南北一生推!!!!

22.我最期待的三月雨,终于也出现了。天依口齿清晰,声音清澈透亮,情怀缘故,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失落啦。我最喜欢三月雨天依今生的那套衣服,特别美。这套衣服的模型,在这场演唱会中最好看!days你要是出这个的手办,我就算吃n久的土也必定买。小彩蛋:三月雨中的Ha~吟唱,是阿绫的声音。曲子快要结束,却还不见阿绫,我又有点小失落。没想到,屏幕后出现了前世的画面,她们两个,一个抚琴,一个跳舞,到后来,抚琴的那个消失了,跳舞的,和今世的天依,却都在共同寻觅着那个人。这口玻璃渣,我先干为敬。南北,一生推。QAQ此处某人已哭成狗。

23.当天依说出,要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我才明白,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会嫌弃时间太短了。低落的心情让我无法专心聆听最后一首歌。最后,舞台落下帷幕。全场响起「安可」。我有点不忍心看不下去了,但我知道,天依一定会再出现,因为灯还未亮起,但我还是紧张啊!理性在线,感性也在线啊qaq

24.当权御天下响起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同时,全场又开始激动了。

25.真正收尾的,是条子的为了你唱下去。恭喜条子双杀,如果有世末歌者的话,条子就该是三杀了。不得不说,这首歌又再次戳中泪点。谢谢你,天依。谢谢所有up主,谢谢所有创作者。十分,感谢。十分有幸,能够遇见v家。明年演唱会,不见不散。




【填词练习】失败者的悲鸣

原staff:

词/曲:Neru

原唱:镜音リン

中文填词:南郭先生


犹如手腕上破土而出的花

锋利的刀也没有作出回答

从心脏疯涌而出许多想法

每个声音都唆使我将一切抹杀

NO Fiction


如果只存在擅长科目的话

我也就不会在此哭泣了啊

搞不懂学校的奇妙与变化

作为失败者被人全盘否定啦

一天天 一周周 一月月 一年年

没意义 的日常 必须要 接受呀

为什么 我们却 不时地 悲伤地

说着别管我啦 说着都去死吧

能找到黑板上问题的答案吗

能找到解开ta心灵的钥匙吗

是谁把这一切都染成黑色啊

究竟会是谁呀 究竟会是谁呀

能解开黑板上那道方程式吗

能解开勒紧孩子心灵的枷锁吗

我们继续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怎么样才好呀 怎么样都好呀


不论多久我们仍学不会

在催眠与洗脑中挣扎

总是被那无聊的成绩单 俘虏

自信心被践踏

一天天 一周周 一月月 一年年

没意义 的日常 必须要 接受呀

为什么 我们却 不时地 悲伤地

说着别管我啦 说着都去死吧

能找到黑板问题上的答案吗

能找到解开ta心灵的钥匙吗

是谁把这一切都染成黑色啊

究竟会是谁呀 究竟会是谁呀

能解开黑板上那道方程式吗

能解开勒紧孩子心灵的枷锁吗

我们继续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怎么样才好呀 怎么样都好呀

能说出课本要求背诵的话吗

能说出你真正想要的东西吗

连它们也一起摔进臭水沟吧

究竟会是谁呀 早已清楚了吧

究竟要到何时我们才能长大

长大了变成大人就真的好吗

谁能告诉我到底怎样才好呀

怎么样才好呀 怎么样都好呀



————————————————————————

a韵废,故而填下来没什么成就感,副歌部分其实最吃力,思考过无数次替换成别的句子,最终还是照搬翻译了。茶理理的版本最喜欢,高音特别炸裂!另,我挖起坑来连自己都怕!23333

凌晨闻雀

谈不上失眠,只是任性了,不想睡觉了而已。


房间里很热,于是,我来到了另一个房间。窗户大开着,对面亮堂堂的,使我恍惚地以为还没天黑。


窗边很凉快,可以听见鸟雀鸣叫,现在是凌晨5点12分,蝉鸣不断,不远处还有野鸭(?)的叫声。


朝「呱呱」处望去,才想起那里有一座小山丘。我突然想起了我曾生活过十四年的那座老房子。我记得,只要我生物钟没有失调,每天早晨,都会在鸟雀声中醒来。


我想起了天井,想起了落在天井上白白的月光。于是我想看月光了,低头,却是路灯的白光。很不开心。


凌晨5点15分,我注意到天边泛光,凌晨5点17分,天已大亮。


5点05分,录了一段鸟鸣声,想到某人或许会喜欢,随即又想到,不会再见面了。



虽然说,谈不上失眠,可是我也是在4点之后才开始有了困意。刷新空间,刷新B站,百无聊赖,听着歌发呆。



想等早上什么时候想睡了就睡吧,又想到白天我根本就不乐意睡觉。明天,啊,已经是今天了,今天晚上恐怕再任性也不得不睡了,到那时候再说吧。



我在凉爽、惬意又舒适的早晨里,对你们说一声「早安」。

回不过神

高考结束了。一切就像一场梦。在坐车回家的路上,我甚至有一种「回家浪两天,然后再背着书包回学校」的感觉。


说不上怀念,说不上难过,我的脑袋比较迟钝,它还没有相信,一切真的已经结束了。很突然地,明明我只是做了几张卷子,一切就消失了。


或许,等明天天一亮,我就要用手捶捶额头,对着数学题发出轻轻的叹息;或许,我会重新拾起被我遗弃已久的英语书,欲哭无泪地背着讨厌的单词;或许,我还会翻开资料,一笔一划地抄一遍文言文虚词的用法。



我还有很多公式到现在还记不住,只是考前抱佛脚地临时记忆而已。


我的资料还有很多空白,我还有很多题没做呢。



可是,我并不难过。我只是不习惯,相伴了十二年的日常,突然就要改变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什么,还能做什么。我跟我妈说,我要去打工,我要去赚我的大学学费。我妈如同往年一样地搪塞过去。



我渴望独立,渴望承担责任,却并不想用这种分离的方式。


我有很多想学的东西,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我有喜欢并愿意为之努力的事情。可是,现在我除了发呆,什么也做不了。




结束了?


什么结束了?





我只是,还没习惯而已。



我的反射弧,估计要等到真的站在大学门口,才能真正地使我难过。没想到那些个逃避不及的事物,有朝一日,真的离我而去了。

炸裂的百合之魂

诸君,我喜欢女孩子


诸君,我喜欢长得好看的女孩子


诸君,我喜欢看长得好看的女孩子


诸君,我喜欢看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在一起


诸君!我喜欢天依和阿绫我好喜欢她们两个啊,南北组再战一万年都可以啊!一生推啊!突然想到自己不能去演唱会突然好难过啊呜呜呜……

好想看你第一次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又唱又跳,一定,是很耀眼的绽放光芒的时刻吧。


石阶上青青 人去留空庭

风扬起衣裙 只影伶仃

有许多话语 深藏在过去

终究是无人倾听

凛凛风带雨 昔时怨别离

多年归故地 却见坟影

幼时的约定 淋漓中黯熄

谁还在原地执迷

采草过清溪 你和我一起

忽然间跌倒 满身泥泞

你眉眼弯弯 温柔的笑意

消散在四月风里

消散在四月风里

消散在四月风里

别留我 一人 应对这 回忆

别留我一人哭泣

我仍在此处等你(提灯寻觅你身影)

花开时节又飘雨(黄泉路上伴明灯 但愿 你不会感到孤寂)

尘埃落 新草 风雪覆 孤魂(不要害怕 不要害怕 不要害怕我一直陪着你)

无法将思念传递(踽踽前行 孑孑而独立)

故人啊 我已归来

地下凉 记得多添衣裳

来年春 再约一起采草

你说好不好

风居住之地 是何种风景

有没有炊烟 有没有雨

灯火通明时 往那处前行

我终会与你 相遇

风居住之地 是何种风景

有没有炊烟 有没有雨

灯火通明时 往那处前行

我终会与你 相遇

我终会与你 相遇




————写在后面的话————

或许真的有进步了,这首曲子在很久之前就听了,想要下笔,却无从下笔。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真的可以从容不迫地把它填上。

愿我有勇气,面对今后懦弱的自己。

加油。

【填词练习】音伪物语

原staff:

作词:DECO*27

作曲:DECO*27

编曲:kous

呗:初音ミク


在这 燥热难安的夜晚

再次 辗转着无法入眠

闭上眼 挥别孤独的今天

可还是 回到了远走的昨天

存在 于昨天今天之间

那一边 略带寂寞的彼端

那一边 略带温柔的彼端

我将要 奔赴往你的思念

你一次次来到流泪的我面前

却一次次哭着说着「再见」

若这一切 都幻化成谎言

那么你哭红的双眼和飘落的那声「再见」

不禁让人 忽然泪流满面

多么想 删除记忆 再让一切重置 可以吗


在这 格外酥痒的晚上

搔挠着 由灰尘刺下的伤

轻声问 我是不是还活着

深夜里只剩 记忆在回荡

依恋着 某个人 紧抓着不放

你还是 独自一人 面对远方

没关系 不用勉强两个人一同 前往

不用自责 在此停滞不前也无妨

结局与皆大欢喜的童话一样

幸福画面是那么令人遐想

然而去谱写后续情节的这双手早已变得污浊肮脏

若这一切 都幻化成谎言

那么你哭红的双眼和飘落的那声「再见」

不禁让人 忽然泪流满面

多么想 删除记忆 再让一切重置 可以吗?

可以吗?

若这一切 都幻化成谎言

连同这颗不再跳动的心也变成错感

下次再见 一定会再相见

那么重逢之前 祝君晚安


在这 燥热难安的夜晚

我来到 天穹之外的此端

注视着 身体渐渐地消散

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