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非

大型垃圾场。

2019flag

年前把不返的坑完整填完!!qaaaaaaaq它是始于半年前一闪而过的模糊画面,我追溯它的前因后果,因此它就有了轮廓。预计是写九篇,但是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故事进度慢了,所以大概会超出九篇。emmm…按照月更速度,这坑,得锲而不舍地填到年底才行(躺

这个故事有我的迷茫,所以不单纯是她们的故事,夹带了私人感情真是十分抱歉。所以,这不仅仅是为了取悦观众,更多的还是取悦我自己。话虽如此,但我仍然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这孩子。

毕竟是亲生的()

【南北组】关于“喜欢”这件事

新年首篇,尽量不虐,但是也不糖,是true ending.略去很多关键部分的说明,让大家隔着纱隔着雾看看她们,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大家新年快乐鸭w

———————————————分割线—————————————————

她表现得那么晦涩。有时是笔记没抄完,有时是这道题不会做,有时是我的笔没水了你能不能借我一只,甚至有时候,仅仅只是你看今天的白云排列得好特别。没事找事,没话找话,却都事出有因,有理有据,不算什么明示暗示,仅仅只是一厢情愿。洛天依想着,维持现状就好。扭过头去,坐在自己斜后方的绫某人一无所知地做着题目,紧锁眉头。这样挺好。

家碰巧离得比较近,可以一起走去相同的车站,乘相同号码的车...

【南北组】不返(四)

后来的日子,像许许多多深夜的梦,只能记得自己做过梦,却不能想起梦的是什么。乐正绫牵着小小的洛天依,想着自己又当妈又当爱人的可真是不容易。洛天依还是那样,很讨厌血的味道,嫌难喝,每天要喂着哄着才肯下嘴。不过上一次,她更喜欢草莓味的牛奶,这一次,她最喜欢巧克力味的。哎哎哎,性情大变什么的,当初那个医生怎么提都不提一下,一定要给差评。

想着想着,乐正绫自己也没察觉到,自己的眼里,笑意渐渐少了。随之而来的,是浅浅淡淡的无奈。

生日蛋糕,一二三四五六七,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洛天依又给她做饭啦,这次,她靠谱了很多,嗯,夸一夸她,奖励她大红花。高压锅快乐地嘶鸣着,房间里弥漫着好闻的味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南北组】不返(三)

*含龙墨,注意避雷。

夜深人静的时候,洛天依在身边睡得正香,嘴角似乎还有些许笑意,想必是梦到什么好事情了。乐正绫却不怎么能够睡着。她家的姑娘,一点点地长大了,要长成含苞待放的姿态了。……也是即将凋零的濒死模样。

她家姑娘,今年一百一十五岁。

也就是,二十五岁。

洛天依真正二十五岁的时候,是在干什么呢?她会不会倒挂在巨大圆月光辉笼罩下的树枝上,一边得意洋洋地凝视着远方无能弱小的人类,一边暗暗为自己这种春风得意的时刻竟无法穿裙子而难过呢?她会不会因为不小心路过教堂而不断对着神明鞠躬道歉然后吓得拔腿就跑呢?她会不会在月光明媚的晚上,点着烛光,看着复杂难懂的高级法术书而微微皱起眉头呢?……...

洛天依若是喜欢一个人,她必定是十分苦痛的。她想,她该把她那小心翼翼的自尊心、可笑又肮脏的自卑感、还有所有五彩斑斓像糖果一样的自言自语揉捏成一团菱角分明的废料,再将这废料塞进她那小小的、柔弱的心脏。听——它在跳,犹如烈火一般地舞蹈着。她是被割去尾巴的小美人鱼,是踩在刀刃上行走的痴妄者。舞台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台下观众已落座,她已无处可逃,即使如同想象中轻盈地飘飘而过,那也是极不自然的,就像照片中刻意的微笑一样。你不配的。你本该不配的。暗处的野兽撕咬着她。于是她拔腿就跑,她提起过长的裙摆逃下阶梯。但她比灰姑娘还要悲哀,玻璃鞋好好地穿在脚上,却踩到了拖在地上的绸带,天地旋转了起来。她趴在地上,却没有...

糟了我想填不返的坑但是我忘了设定(…)

翻以前的文又好懒的感觉

所以还是不填了吧(不你

洛天依像只可怜的流浪犬。她失魂落魄地行走在夜色渐浓的归家小巷中,却又忍不住在口袋里掏出一个几乎空了的烟盒,她抽出最后一根烟,把它夹在嘴里,伸出一只手来挡住风,伸出另一只手来哆哆嗦嗦地点火。做这件事的时候,她整个人颤抖得不成样子,仿佛随时都会倒地而死。烟顺着管道七拐八拐钻进身体里,又七绕八绕地爬出去。洛天依觉得那是一双蝴蝶,不停地在身体各处乱飞,它们扇动翅膀卷起沙尘暴,于是她的嘴里吐出了烟雾。喉咙是干的,有蚂蚁在那里开了一场舞会,整个咽喉都因此皲裂了、破碎了。她眯着眼睛,似乎有点陶醉——是的,是的,她正十分痛苦,却又因为痛苦而感到稍微的解脱。她盯着自己骨节分明的中指、瘦弱不堪的食指,她以为,她的...

【南北组】细碎念想(一篇完)

又名《矫情至死洛天依》

————————————————————————————————

洛天依每时每刻都在幻想自己死去。待在家里的时候,天花板忽然坠落,大地忽然摇晃,龙卷风把她带到了天上再狠狠拍下地面;睡觉的时候,蒙着脸的小偷朝她的肚子狠狠扎了一下,房间角落突然冒起浓烟,枕边的手机突然爆炸;走在路上,一辆车猝不及防冲过来,头顶的广告牌不宣而至砸到头顶,靠边的高楼朝她的方向倒塌;坐车的时候,车撞上了护栏,车冲进了河里,车里隐藏着歹徒……

有时候,她看着厨房里忙碌着准备午餐的乐正绫,也会想到煤气炉爆炸,高压锅不受控制冲向那个她最喜欢的人。

活着真是不容易。洛天依看着正在盛饭的乐正绫,发着...

【南北组】不返(二)

乐正绫去打工了,做的是看花店的工作,每天无所事事就是浇浇水插插枝。但是洛天依就不开心了。有肉吃固然是好事,但是这就会整日整日见不着阿绫了。

“太惨了。”洛天依这么对自己说:“假如晒干的吸血鬼是鸡肉味儿的,那想念阿绫就是鸡血味儿的。”

自从南北一家携手并进小康生活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之后,伙食也有了很大改善,她们现在喝的是比较贵的猪血,味道比鸡血甜一点。可是甜一点有什么用呢?洛天依可是天天数着蜘蛛结网过的日子,幽怨之情可比被人摸了呆毛的阿绫。

“太无聊啦。”洛天依托着腮,看着一脸平静的乐正绫,筷子戳了戳还冒着热烟的饭菜,突然之间就甩筷子,凑上前看着乐正绫:“我来帮你打打下手好不好?见不到阿...

【南北组】不返(一)

*含微量龙墨

洛天依和乐正绫是两只吸血鬼,长得就像聊斋里专门吸男人血的女妖怪那样,往人群里一扎,就是两朵明艳艳的食人花,谁见了谁死的那种。不可接触阳光的诅咒,使她们的皮肤异样地白,再加上瘦弱的身形,只会让人更觉得两个女孩子孱弱而美丽,似书中所言的病态美。

不过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了。乐正绫曾经十分严肃地告诉过洛天依,古吸血鬼天真地吸食人血,结果被丢了一脸大蒜,那可怜的吸血鬼整整吐了三天三夜,差点把这辈子吸过的人血都吐尽了,才勉强好了。这还不算,更惨的还有被钉在十字架上,被晒成吸血鬼干的。

“太惨了。”乐正绫摇摇头,特别悲悯地说:“你知道人类怎么评价吸血鬼干的吗?鸡肉味,嘎嘣脆!”

“太惨...

1 / 3

© 四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