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讲一件事

你走近了他,那个衣衫褴褛浑身散发恶臭的流浪汉。看到他如此邋遢的模样,你于心不忍,于是你怒火中烧。

你大声呵斥他:「你怎把自己弄成这样一番模样?你为何不穿干净的衣服?你为何不打理你的头发?你为何不洁净你的身体?」

流浪汉满脸惶惑,他确实知道自己的样子很不堪,而且已经到了影响市容令人发指的地步了。但他只是不知所措地听着你的斥责,没有做出改变现状的行动。

你也冷静下来,你觉得,只是指责并不能改变什么,于是你决定给他一点建议,这样他便能够脱离不得不邋遢的困境。

你语重心长地对流浪汉说:「其实,你只要沿着这条路往下走,再转个弯,那里有一家理发店,你可以去里面打理头发。理发店斜对面有卖衣服的,你可以去买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至于沐浴,可能有点远,但我可以带你去。」

闻此,流浪汉仿佛听天书一般看着你,他挤出一丝卑微的笑,用无所谓的语气说:「你也看到了,我这个样子已经持续很久了,我已经习惯了。如果我因此对你的生活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你气得直跺脚,你觉得,流浪汉无可救药。你已经尽力挽救他了,是他,是他不识好歹,是他自甘堕落,是他不懂得把握机会做出改变。

你潇洒地转过身,没有回头。从此过去很多年,你也许还会遇见他,他依旧如此邋遢,你已经不再生气,更多的却是遗憾和惋惜。你再次走近他,跟他说话:「如果你那时候听我的话就好了,现在,你真的已经和垃圾融为一体了。太晚了,唉。」

流浪汉端着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饭的残渣,狼吞虎咽地吃,他大半张都埋进了被人丢弃的饭盒里,只留一双黑乎乎的眼睛看着你。饭罢,流浪汉如同上次那样对你微笑,他说:「请别再为我担心了。我不在意这些,真的。」他的语气波澜不惊,眼神是深不见底的幽黑。

你再次转身离开,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