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组】不返(一)

*含微量龙墨


洛天依和乐正绫是两只吸血鬼,长得就像聊斋里专门吸男人血的女妖怪那样,往人群里一扎,就是两朵明艳艳的食人花,谁见了谁死的那种。不可接触阳光的诅咒,使她们的皮肤异样地白,再加上瘦弱的身形,只会让人更觉得两个女孩子孱弱而美丽,似书中所言的病态美。

不过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了。乐正绫曾经十分严肃地告诉过洛天依,古吸血鬼天真地吸食人血,结果被丢了一脸大蒜,那可怜的吸血鬼整整吐了三天三夜,差点把这辈子吸过的人血都吐尽了,才勉强好了。这还不算,更惨的还有被钉在十字架上,被晒成吸血鬼干的。

“太惨了。”乐正绫摇摇头,特别悲悯地说:“你知道人类怎么评价吸血鬼干的吗?鸡肉味,嘎嘣脆!”

“太惨了。”洛天依也摇摇头,特别惋惜地说:“可惜我不是人类,不然就可以尝尝了。”

“太惨了。”乐正绫撇撇嘴:“为了活着,吸血鬼就必须喝血!虽然说鸡血鸭血更有营养,对身体更好,但是贼难喝!”

“太惨了。”洛天依快哭了:“我想喝豆浆玉米汁芝麻糊奶茶咖啡橙汁苹果汁牛奶……为什么吸血鬼要喝血呢?为什么我不是吸奶鬼呢?”

……

那天下午,洛天依和乐正绫整整讨论了一天食物,最终,被贫穷打败的她们,晚餐吃的是白面馒头,还要蘸鸡血。

“我要吃肉。”洛天依用刀叉把馒头切成小块,一边切一边碎碎念:“这块明天吃,这块后天吃,这块大后天吃,这块大大后天吃……”

吸血鬼每天只需喝一碗血,便可维持生命。初到人间的吸血鬼或许会热衷于人间美食,可是吃多了,他们会发现,所谓美食也就是各种元素的排列组合而已,各种口味在舌尖转来转去,终究会失去兴趣。所以稍微大一些的吸血鬼会选择放弃食物,一来是厌倦了它们,二来是如若不然,便会增大在人间的消耗,徒劳地挣扎在打工赚钱以换取食物的过程中,无所增益。

芳龄八十九的乐正绫自然是懂这个道理。

但是……

她看着洛天依,眼前这只花容月貌的吸血鬼,甚至还没有失去对白面馒头的兴趣。

并非她对食物有着一份非凡的执着而是……

她丢失了记忆。

“阿绫,我想吃肉。”眼前的吸血鬼一脸委屈:“你看!这个馒头已经被我分了三十份了,够吃一个月……”

“所以……所以,就明天,就一次,我想吃肉。”洛天依小声说着,低下了头。

乐正绫看着眼前碎得如同粉末的馒头,心蓦地揪了起来,如同寒冬天腊月里,忽然而至的耳光。又冷,又疼。

她实在不该这么委屈她。

她们在四十九年前确定了彼此的关系,来人间三十年,其中有十八年,她们过得很随意,随意的房子,随意的住宿条件,随意的生活。本来生活可以就这么凑凑合合,平静如同一滩死水般地过去。

直到她,失了记忆。

十二年前,有位医生告诉她,她得的这个病,是不治之症,虽不伤及性命,却也无可医治。在往后的日子里,每过三十年,她的记忆,就会完全消失。她,生命中最挚爱最唯一的一位,将会如同人类五岁孩童般,幼稚而天真。

所以现在,她不是九十二岁,而是十二岁。

她们在一起也不是四十九年,而是,十二年。

可是,我却能够让你的生命,从此只剩我。

赤瞳吸血鬼敲了碧瞳吸血鬼额头,熟悉的声音在碧瞳吸血鬼头上响起:“你就这么小看你的女人吗?”

“我以后让你天天吃肉。”




乐正绫说到做到。

那天晚上,晴朗无云,星光闪耀。红眸少女来到一家气派的豪宅前,拆门而入。有位阴阳头的吸血鬼住在里面……带着一个紫发的女孩,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乐正绫知道,那个女孩儿是人类。

乐正绫还知道,脆弱的人类只能活一百年。

啧,乐正家的人可真是一个比一个离谱。

“哥。”乐正绫对着空荡荡的客厅喊了一句:“借我钱,我明天去打工,下个月发工资再还。”

乐正龙牙应声而出,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惊讶,但他马上镇定了下来,从钱包里翻出一张卡:“里面是两千万,你随便花,不用还。”

乐正龙牙对乐正绫是有愧疚的。作为乐正家吸血鬼将来的族长继承人,在发现了妹妹竟然与另一只雌性的吸血鬼看对眼之后,毫不犹豫下令把妹妹抓起来,关进地牢。

那一年乐正绫五十岁。

是洛天依黑夜里偷偷把乐正绫救出来的。不然,乐正绫恐怕要死在里面。

那一年洛天依六十三岁。

洛家在知道这个天大的丑闻之后,竟生生打断了她一边的翅膀。两个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女孩,月黑伴风高,跌跌撞撞地逃入人间。

在出逃之后,乐正绫听说了这么一件事儿:洛家女儿为了救乐正家的女儿,被乐正家的人发现,两只吸血鬼一起被活活烧死,尸骨无存。

乐正龙牙终究还是手下留情了,还给了一条生路。但地牢里那暗无天日的灰暗生活,还是会在很多夜深人静的日子里,悄然爬进她的梦里。夜半惊醒时分,身边却是折了一边翅膀的爱人。她也时常蹙着眉,喃喃着许多破碎的句子,有次乐正绫仔细去听,才发现洛天依说的都是“对不起”“不会了”。

难。

什么都太难了。

乐正龙牙三年前就来到了人间。他很快找到了他的妹妹,并给出了什么都会为她做的承诺。但彼时她只是孤傲着高昂着头,毫不留情地送了他一个字:“滚。”

其实被抓进地牢的那天,恰是乐正绫和洛天依约定要出逃人间的日子。若不是乐正绫这边出了事,没准……天依她,就不会丢掉她的翅膀。

所以她还是愿意把龙牙当成罪人。

不然,可不是,一切都是自己的无能害的吗?

乐正绫抿抿嘴,拿下了卡,倔强地说:“下个月,就还你。”

第二天,洛天依的面前,就有了一桌满满的饭菜。

评论
热度 ( 9 )

© 四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