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血与水

心脏的血经由血管流向身体各处,就像城市的水经由水管流向世界各处。

人没有了血,就会死;

所以,城市没了水,就会死。


吸血虫吮食人类的血,人类觉得好痛,赶紧把虫子赶走;人类吮食地球的水,地球一声不吭,于是人类就以为他们是正义的了。

血没有血管就会到处乱流,细胞就为它们建造规规矩矩的通道;人类觉得自己也是细胞,就为水安排了它们前行的路线。

——你可曾见过生活在肌肤之上的细胞?

至少那不是属于那个身体的细胞,应该要归为是外来的侵略者。

但人类不这么觉得,水管暴露在苍天之下,甚是危险,于是他们砌上了水泥地板。

明明不敢同水生活在一样无聊的地下世界,还自诩细胞,喂喂,人类你是不是太傲慢了?


可是有一天,哦,那就是今天,有一处的水管爆裂了——应该是静脉血管的程度,于是人类慌了,但他们依旧不肯在手臂上端绑上橡胶管,城市的血啊只好流啊流啊流,地球偷偷地叹息了一声:「哎哟,痛痛痛痛……」

其实人类早就听见了,只是有的时候,他们会很凑巧地耳聋而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