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我消失在那个午后(四)

一条血蛇顺着瘦弱的手臂蜿蜒而行,最终朝着地面坠亡了。

指尖滴下第一滴血。

我想起了我的童年。

因为某个被我遗忘的原因,孩子们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到最后,我变成了他们愚弄取笑的对象,最过分的一次是他们把我推进了粪坑。

那天,一个小孩把我叫到茅厕门口,说要跟我道歉并且要和我交朋友。我很高兴,特地去换了一身好看的衣裳。

去到了约定地点,另一个主角还未登场,幕后的操纵者却张开了獠牙——包括那个说谎的有点懦弱的小孩子。他们一拥而上,揪着我的头发往茅厕里拖拽,接着,他们踹了我的小腿,我跪下了,他们推了推我的头,把我按进了粪坑里。

把头提起来。

按下。

提起。

按下。

每次我抬起头来,都朝他们苦苦哀求:「不要这样,求求你们。」

他们只当看笑话,一边嘲笑一边继续。

事情最后,是我被丢在了厕所里,一边呕吐一边泪流不止。

没有人为我伸向正义,大人们说,小孩子都只是不懂事。



指尖滴下第二滴血。

我想起了我的初中时代。

那天晚自习,我待得比较久,几个平常只是微笑打个照面的同学朝我发出邀请:「我们一起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收拾好书包跟他们走了。

他们叫了一辆的士,说了一个陌生的名词,在我还未说出我的住址之时,他们说:「先过去我们那边玩一会,等会儿我们再送你回家。」

我默许了。

嗯,我默许了。

那之后发生了一件恶心又耻辱的事。

我毕生都不会忘记,哪怕是在下了地狱跳进油锅之前,我都不会忘记。

他们脱下我与他们的裤子,把我当成他们泄欲的容器。我无法抵抗,因为他们人多。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一丝愧疚。

——是你自愿跟我们回来的。

那群人一边嬉笑着一边用看「死抱着别人大腿的卖花小孩」的眼神对我说。

平生第二次感到了恨意。

但我无力。



指尖滴下第三滴血。

我想起了那天回家之后。

我喝了酒,喝了很多很多酒。

看到爸爸妈妈,不小心哭了出来。

他们很担心我,但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

一个男孩子,怎么可能会遭遇这种事情?

爸爸甚至开始责备我喝酒的行为。

就像撒娇的小孩得不到糖果一样,我生气了,非常非常地生气。当年,面对那群凌辱我的小孩子,我无法生气;方才,面对那群侮辱我的败类,我无法生气;现在,面对我挚爱的人儿,我生气了。

我去厨房拿了一把刀,我说:「就像男孩子不可能被侵犯一样,哥哥也不可能伤害妹妹。」

我把刀往年幼的妹妹脖子上靠,妈妈想推开我,却使得刀划在了妹妹脸上。

于是妹妹脸上有了一道将伴其一生的疤。

于是爸爸妈妈开始恨我。


指尖滴下第四滴血。

——苏北,看黑板啊!后面有什么好看的?有美女还是有镜子啊!

老师,老师,你听不见吗?那群败类,他们在笑我呢。

——苏北,你的字真难看!

对不起啊,我无法拥有一颗美丽的心脏,所以,我也写不出漂亮的字了。

——同学们,你们要知道,你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那场考试!那可是改变一生的事情!

请问真的可以改变我耻辱的人生吗?



指尖滴下第五滴血。

我交了白卷。



指尖滴下第六滴血。

哦对了,要把手放进热水里,这样伤口就不会愈合,效果会更好。


指尖滴下第七滴血。

爸爸,妈妈,妹妹,对不起。



我盼望着那扇门可以开启,为我开启,爸爸,妈妈和妹妹看见了我,还有我流血的手,于是他们朝我飞奔而来,他们将会对我说:「请不要这样,我们已经原谅你了!」


可是,我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扇门依旧紧闭着,似乎永远都不会再开启。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