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我消失在那天午后(三)

我的妹妹穿着婚纱,拖着菜刀朝我走来,她的笑容甜美而纯真,她柔柔地唤我「哥哥」「哥哥」,一遍又一遍。


我一动不动地,一直看着她朝我走来。

刀举起了。


刀落下了。




我的头掉在了地上。


我死了。





——我一直知道她讨厌我,是恨不得杀掉我的那种讨厌。或者说,是即使杀掉我也还会一直讨厌我的那种深刻讨厌。所以,她能杀掉我,我很开心。



——至少,我的罪孽减轻了,就算是我自以为是的减轻也没关系,令她讨厌的人终于消失了,我很开心。



——为什么呢?



——因为,我曾经差点杀掉妹妹啊,虽然她活到了现在,但她脸上的伤疤也伴随着她一起活到现在。




但是真的很不幸,我依旧没有死。




这只是一场看似残忍实则幸福的梦。



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这样的吧。






我的妹妹现在在读小学二年级,她的眼神里不再有小时候的灵气,因为那道丑陋的疤让她总是孤身一人,没有哪个小孩愿意和「被神明下了诅咒而留下伤疤的怪物」一起玩。我也曾想过要去揍那群小孩一顿,这么恶劣的说辞到底是谁教给你们的?但我深知,倘若我真的这样做了,妹妹只会更加孤单,况且,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本来就是我。






爸爸和妈妈因而更加疼惜妹妹了,这样一个惹人心疼的可爱小女孩,到底是哪个硬石肠子的人才狠得下手伤害她呢?


是我。




是我。


一切都是我。




我是王八蛋,笨蛋,傻瓜,最坏最不合格的失败哥哥!



虽然很无耻,但我仍然想祈求一个赎罪的机会。



请让我背负沉重罪孽拖曳肮脏身躯屈辱地卑微地活下去,好吗?



这样想着的我,在高考结束的第三天,趁着妹妹去上学,爸爸妈妈去上班的那个下午,决绝地,不带一丝犹豫地,狠狠地,往手上划了一刀,于是我的手上绽开了蓬勃的花儿。






真美。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