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门外

许多人都传说 黑暗让人坚强

但你最抵触 喝不下这碗鸡汤

他们都有自己正义的立场

连你反抗的声音都要埋葬

只剩下安静的伤

许多人都赞叹 磨难让人成长

但你最心酸 成长之路太漫长

他们在你的世界占地为王

到最后你也学会低头忍让

尊严亦覆满风霜


许多人都爱听 是大任之天降

但你最有数 旁观者不痛不痒

他们居高观赏困兽的惊慌

而你咬破牙关也无法飞翔

心野是一片荒凉

许多人都以为 真理皆在书上

但你最清楚 道理生活不会讲

他们压榨着你守护的土壤

还想顺手牵去不多的芬芳

无力就只能「原谅」


门外的光照在很远的地方

门内的人只敢远远观望

路的尽头那一端是阳光

到达前的黑暗还有很长很长

门外的人排在道路的两旁

门内的人脚步滞在门框

温热的血尚在体外流淌

希望如同花儿一遍遍凋亡


不明白为何要活着 却懂得不得不成长

不明白为何被伤害 却听见喝彩声高扬

不明白丑恶之人何以登上天堂

却知道他们以为一切顺理成章


不曾天真 失掉天真 堕入冰洋 困于冰洋

不敢声张 放弃声张 不可说谎 总是说谎

熬着天亮 等来天亮 穿上伪装 保持伪装

怎能遗忘 誓不遗忘 黑色的伤 永远的伤


门外的光照在很远的地方

门内的人只敢远远观望

路的尽头那一端是阳光

到达前的黑暗还有很长很长

门外的人排在道路的两旁

门内的人脚步滞在门框

温热的血尚在体外流淌

希望如同花儿一遍遍凋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