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我消失在那个午后(二)

惶恐。



掏出钥匙开门的瞬间,我想到了地震,火山喷发,宇宙大爆炸,恐龙灭绝,扶老奶奶过马路,和不熟悉的同学问好,偷看女生裙底……不不不,最后一项我没有做过,绝对!





门开了,我装作坦坦荡荡的样子走了进去,并且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回来了!」



嗯?




——吸




好香啊!







一路闻着香味进了厨房。




——原来大家都在吃啊。





我拿了碗筷,坐在桌边,心里思量着要如何开口,但思想斗争还未做完,嘴巴便逞强般地抢先了:「那个……」






「小南,好好吃饭,不要东张西望的!」



妈妈严厉地训斥了我的妹妹苏南,而后者只好耷拉着脑袋道歉。






「今天……」



然而我的嘴巴并没有丝毫退缩的想法,真是勇气可嘉呢!






「孩子他妈,今天我们单位发生了一件事,太好玩啦!我跟你说……」



爸爸说着便滔滔不绝起来,这使我想到了大江东去的场景。





「噗……」



听罢爸爸讲的事情,妹妹没忍住喷出了饭,而妈妈只是板着脸一脸怜爱地看着眼前这位失礼的小女孩。




但是妈妈的肩膀也在发抖,她的脸在抖,她的头发在抖,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发抖。终于,她终于爆发了,且是惊天动地的。




「哈哈哈哈……」





一边锤桌一边毫无形象地狂笑!






爸爸很满意自己的笑话可以达到这样成功的效果,同时,他又无可奈何地看着抱成一团的母女俩——他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色彩。






笑罢,我鼓足勇气,酝酿许久的话语脱口而出:




——我交了白卷。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起了穿着洁白校服的女孩子从窗边走过的场景,想起了资料堆积成山令人窒息的教室,想起了从心脏迸出经过血管流向身体各处的血液,想起了折叠在子宫里贪婪地夺取母体资源的胎儿……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时间已经停止了,但是秒钟发出的滴答滴答声提醒我,时间停止什么的只是我的臆想。





——哦。




爸爸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句,向我传达了「我知道了」这样的意思。






妈妈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移开视线给妹妹夹菜。










呼,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会被狠狠骂一顿,或者被打一顿,但是还好,什么都没有。




我不禁想到,我的父母是全世界最开明的人,他们为了不伤害我,所以不敢过多地询问我,也不敢责骂我。嗯,他们是怕我受伤,怕我难过,怕我害怕,所以才会假装成漠不关心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担心得要紧了。






只是呀,并不是出于撒娇或者傲慢,为什么我会觉得我并不快乐呢?脸上怎么凉凉的?啊咧,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掉眼泪?不许哭啦,眼泪你快回去,快回去呀!





听话呀!怎么这么不乖呢?!




真是不争气!





有这样宽容大量的父母,还不知足!






狠狠扇了自己两个巴掌,抬起头来,我已泪流满面。







角落里,有什么东西轻轻地碎掉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