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我消失在那个午后(一)

头顶,烈日。

人声,嘈杂。

车辆,退让。




作为一名普通的高中生,我现在已经在去往考场的路上了。

「考场?」

对,嗯,就是很多普通学生都知道的、很多普通大人都经历过的,那场听说会改变人生的考试。

——同学们!你们要知道,你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那场考试!那可是改变一生的事情!

从小到大,老师都是这么跟我说的。

从小到大,我都是这么铭记于心的。

改变人生改变人生改变人生改变人生改变人生改变人生……


这就是我对那场即将到来的考试贴的标签,大家称呼那场考试为「高考」。



现在我已经来到学校门口了。

我是一个人过来的,和那些需要家长护送的皇帝不同。

我一向是棵坚强的小草!

今天也要向着太阳出发!




可是——

空白。

手心出汗。

空白。

脑门出汗。

空白。

额头出汗。

流淌在我周围的空气在此刻仿佛静止了……啊,啊不对,只有我是静止的,别人都在高速运动!

提问!处于相对静止的我如何看待处于高速运动的别人?

拜托!这个时候可是在考试!我怎么会在脑海里挖掘出形容他们那些「学科怪物」的形容词!我现在可是已经急火焚身了好吗!

唔……如果要说形容词的话,也不能说一个都想不出来啦,比如说,急切啦,专注啦,严肃啦,焦虑啦……等等,焦虑不是形容我的啦,别人也会焦虑的好吗!只是……嗯,只是我的焦虑相较于别人的焦虑来说,可以说是「焦虑中的焦虑」……

等一下!我又在想什么?现在可是在考试!

赶紧做题啊!

——同学们!你们要知道,你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那场考试!那可是改变一生的事情!

我知道的啦!

——苏北,看黑板!后面有什么好看的,有美女还是有镜子啊!

我知道的啦!

——苏北,你的字真难看!

我知道的啦!

——苏北……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不要再来烦我了好不好,我现在只想做题啊!!


可是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

广播中,有个女声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啊啊啊啊!可是我还一个字都没有写!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同学们!你们要知道,你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那场考试!那可是改变一生的事情!

我!知!道!的!啦!




谈谈现在的我吧——

手中紧握着签字笔——若说紧握,可能也不太严谨,毕竟还没能捏出水来,不过,捏不出水也可能是笔的材质不好的原因,考完试我一定要去找店家理论,因为他的笔我如何使劲也竟未能使之出水。

笔尖触着纸面,纸面长出了一个小黑点,小黑点变成大黑点。我觉得事情可能会不妙,赶紧将笔提起,于是,洁白的试卷上总算有了一个黑点,不细看或许会以为那是只蚂蚁。

周围全是白茫茫的雪山,一只蚂蚁孤独地伫立在那里,弱不禁风……不行,太可怜了,我觉得,我应该要给它多带几只蚂蚁。

哦,对了,我还没写名字呢。

那就写把名字写上去吧。

「唰唰唰」

哈哈!

多了一个「苏北」!

看上去不那么空旷了!

——考试时间到,请同学们放下手中的笔,双手下垂,等待收卷……




夏日的蝉总是鸣个不停,吵都吵死了,怎么古代人会有闲情逸致写诗去歌咏它们呢?大概他们也无聊得过分了吧,比如说,我们现代人无聊,可以上网啊,打电话啊,背个包跑出去旅游啊……可是古人无聊呢,他们也就只能够听一整天蝉鸣了吧。

古人听了一整天蝉鸣,胡思乱想,然后就写出诗来了。

如果我今日不做这张卷子,单听窗外蝉鸣,我也可算是听了一整天蝉鸣了,那我便可写出精彩绝伦的诗句来。

可见,高考是谋杀咏蝉诗句的凶手!

我们若想复兴古诗,就要先从取消高考开始!

这样我们至少便可学会咏蝉!




我有点想哭。

突然间有点想哭。

可是下午还有考试,可是明天上午还有考试,可是明天下午还有考试……

我又想起了我的老师。

——同学们!你们要知道,你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那场考试!那可是改变一生的事情!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