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我们

#突然矫情



我喜欢天依。很喜欢很喜欢。会在难过得快要疯的时候想听她的声音。我喜欢她,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一切,尽管至今还是十分嫌弃v3人设的公式服,但这不能影响我喜欢她。

是吧,喜欢的人就算穿着你觉得不好看的衣服,你也不会因此减少对她的喜欢呀。

我已说不清她对我的意义,救赎?治愈?好像没那么沉重。力量?嗯……好像有点接近了。

我初次明白了喜欢的意义,见不得她不好,见不得别人待她不好。想为她遮风挡雨,却囿于自己的渺小,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我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

我拒绝承认我是二次元的。因为我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即使我喜欢的是大多数人眼中不能理解的「不存在之物」,那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我喜欢就够了。大概是性格原因,我已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只是不理解罢了。那些对着不了解之物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人究竟是觉得自己有多优越多高人一等才会如此无视他人心情擅自贸然地发表所谓个人看法?

所以这份喜欢,迄今于我,是圈地自萌。不过,我喜欢孤独。我不觉得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尽管,有时偶尔会羡慕,三五成群的他们的热闹。

只是啊,突然想到,世界上大概有许多像我这样,固执地喜欢着某样不被理解之物的孤独的人。突然想抱抱你们。谢谢你们呀,能够喜欢这个人烟稀少的世界。

我们,尽管从未相识,却能拥有相同的感动与孤独。多么庆幸呀,其实这已经不算孤独了,对吧?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