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尘·城

冬天来了。街上虽有许多人,却静得可怕。从天空剥落了些许微尘,在阴沉沉的云层下,显得十分不显眼。每个人都撑着伞,行色匆匆且面无表情。

戴着红色帽子的小女孩在马路边拍皮球,她如此一心一意,以至于皮球都没被拍飞过。人们与她擦肩,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小女孩拍到累了,被屋子里的妈妈一唤,立刻就跑回了家。

天渐渐黑了下来,街上人影越来越稀薄。当钟声响了第六声后,街上肃然一片。微尘依旧不紧不慢却十分执着地飘落下来。当第二天同样时刻的第六声钟声响起时,街道上已覆有薄薄的一层灰尘。

街上行走的人一如既往,如此匆忙,如此安静。天色晚得越来越厉害,上一日彻底黑下来的时候还是六时一刻,今天却只需等到五时三刻。飘落的微尘越来越多,不多久,人们的伞上就覆了一层薄尘。

街道彻底安静的时间越来越早,随着微风忽起,渐而扩大,原本还有零星几个人的街,终于彻底见不到人影。风吹着尘在城市上空恣意盘旋,躲在屋子里的人仿佛都睡着了。

阴沉的乌云越积越厚,灰色的尘埃也糊上窗户,电线被吹断,路灯也被飞起的石子砸坏……

这城市,终于失去了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