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先生

复读一年,然后回来。

凌晨闻雀

谈不上失眠,只是任性了,不想睡觉了而已。


房间里很热,于是,我来到了另一个房间。窗户大开着,对面亮堂堂的,使我恍惚地以为还没天黑。


窗边很凉快,可以听见鸟雀鸣叫,现在是凌晨5点12分,蝉鸣不断,不远处还有野鸭(?)的叫声。


朝「呱呱」处望去,才想起那里有一座小山丘。我突然想起了我曾生活过十四年的那座老房子。我记得,只要我生物钟没有失调,每天早晨,都会在鸟雀声中醒来。


我想起了天井,想起了落在天井上白白的月光。于是我想看月光了,低头,却是路灯的白光。很不开心。


凌晨5点15分,我注意到天边泛光,凌晨5点17分,天已大亮。


5点05分,录了一段鸟鸣声,想到某人或许会喜欢,随即又想到,不会再见面了。



虽然说,谈不上失眠,可是我也是在4点之后才开始有了困意。刷新空间,刷新B站,百无聊赖,听着歌发呆。



想等早上什么时候想睡了就睡吧,又想到白天我根本就不乐意睡觉。明天,啊,已经是今天了,今天晚上恐怕再任性也不得不睡了,到那时候再说吧。



我在凉爽、惬意又舒适的早晨里,对你们说一声「早安」。

评论(3)

热度(2)